旧 忆 里 的 那 盏 明 灯
时间:2017-05-22    来源:原创    作者:郑玲    点击:

 

 

对于一个家庭而言,家风是一种言传身教、耳濡目染的引导,是一种潜移默化、润物无声的涵养。好的家风是一个家族最宝贵的财产,是每个家庭成员自豪感的源泉,是每个家庭成员三观的基石。而我的家风之路就是由外婆开启的。

我的外婆,是我们整个家庭旧忆里的那盏明灯。在她的一生中她一直念叨着一个理念:无论人生经历了什么样的苦难,一定不能屈服于命运,一定要同它抗争到底。这句话也成为了我们整个大家庭的家风家训。

我的外婆出生于1924年的老楚雄城,在她77年的人生旅程中抚育了7个子女,经历了无数的苦难,遭遇了无数的挫折,她凭着自己强大而坚毅的内心一次次同命运进行抗争。解放前外婆就读于楚雄女子师范学校,她曾和我说过那是她人生中最美的时光。在那个轻贱女子的时代,女子成年就应该嫁人成为生孩子的工具,而外婆没有屈服于命运的安排顶住家里的压力,毅然决然的走向了知识的殿堂。那时她以优异的成绩获得留校任教的机会,同时也收获了自己的爱情。就在幸福准备启航的时候,由于家中男孩都早已夭折就剩外婆一个独女,在旧观念的影响下,祖母怕以后没有人为她养老送终,于是死命的逼着外婆辞去学校的工作并让她嫁给了当时一位地主。结婚没几年,那人纳妾了,对于外婆这种受过教育的女子来说是无法容忍的,外婆果断的选择了离婚。在这样的困境中外婆仍然没有放弃生活的希望,坚强同命运进行抗争。

几年后,外婆遇到了外公,生活总算是圆满了。外婆说如果她没有同命运进行抗争可能不会再有这样的幸福了。记不清是哪一年为了响应国家号召支援农村建设,全家人来到了楚雄市吕合镇的农村。外公利用自己的手艺活计为生产大队带学徒,外婆则一边帮外公带学徒,一边照顾家人的生活。那时生活过的十分艰苦,但是他们依然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支援着国家的建设。直到1974年一家人被批准回城,就在刚刚回城准备开始新的生活时,谁都没想到外婆的四儿子忽患重病住院了。外婆寸步不离,不眠不休的照顾了两天两夜后还是没能留住四舅。我能理解丧子之痛对于一位母亲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听家里的人说,外婆很快振作起来重新开始正常的生活。我也曾问过外婆那时你是怎么过来的,外婆说无论生活经历怎样苦难都不能向命运低头,如果我倒下了那么谁来照管你的祖母,谁来养活这些孩子,我和你外公都必须坚强。那时小小的我被这样坚强的女子所深深的折服。

外婆相当重视孩子的教育理念,她说绝对不让自己孩子思想贫困。那时家里孩子众多,经济贫困,在这样的情况下外婆不但没有让大舅辍学,还辛辛苦苦的供他考上了重庆建工大学。在她的理念鼓舞下,三舅一直奋发学习,可是1968年三舅响应国家的号召下乡当了知青中断了学习,回城后外婆又督促他继续学习,直到考上昆明财经学校。对于我的母亲外婆则是格外的开明,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一直支持母亲学习,就算在母亲参加工作后,她仍然坚持要母亲继续深造攻读函授课程。外婆对我这个最小的孙女也是充满了疼爱,在我还读初中的时候外婆就一直跟我念叨,玲玲你要好好读书,我还要供你上大学。外婆这辈子没有什么像样的衣服,没有任何的首饰,她一辈子辛辛苦苦挣来的积蓄都用来抚养孩子,供孩子读书。临终之前她还一直念叨着说很可惜没有给这个家庭留下什么值钱的东西,却不成想她留下的家风精神确是后辈子孙们最大的精神财富。我的外婆,生活的挫折没有令她折服,而是锻造了像钢一样坚强的她。她是我旧忆里的一盏明灯,照耀着我生活前进的道路,让我遇事坚强,遇事勇敢,永远不向不公的命运妥协。

现在的我好遗憾,遗憾已经没有机会再去认真的聆听她讲述那些过去的生活,过去的故事。如果在那个炎热的傍晚我能停下脚踏车依偎在她的身旁耐心的听完那些动人的故事,此刻的我会更深刻理解她的信念,她的家风精神。